百姓彩神ll

首页?
电白人在深圳 | 陈泳文:破坏式创新,一个80后创业者的叛逆与创新
2020-06-12 14:04:0049095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网上兴起这样一个说法:80后老了、80后在朋友圈消失了……当人们把关注点放在90后,甚至逐渐成长起来的00后身上时,似乎忘记了那一批曾被长辈们称为“垮掉的一代”、“离经叛道”的80后。


曾经站在舆论风暴眼中的80后真的老了吗?那群在时代剧烈变革中成长起来的80后真的消失了吗?


当然不是!共和国的80后,没有垮掉,早已成为了社会各个领域的中坚力量。


相比前辈们,80后的身上有着80年独有的叛逆又浪漫的气息,即使在创业的路上,也有破旧立新的气魄。


这种气质在陈泳文这个80后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不破不立,先破坏掉思想里的墙再重建创新,我把这叫做‘破坏式创新’。我希望能够把公司打造成农业上的安居客!


谈到公司未来的愿景,陈泳文如是说道。

?微信图片_20201105143707.jpg


陈泳文,深圳市智慧绿港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深圳市电白商会常务副会长。


目前公司管理着深圳海吉星内部30大型食品、农产品创业园,园区面积60万平方米,已进驻了400家企业。公司集产业园开发经营管理、农副产品加工、物流仓储及冷链、食品检测、企业融资、代理报关、文创于一体,致力搭建农业科技化一站式服务链条。

“叛逆”的农二代

陈泳文出生在电白七迳镇。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他从出生那一刻开始成了家族关注的中心。


陈泳文从小就不安分,孩子王、调皮捣蛋、经常反对爸妈的管束,这些“坏小孩”的标签就是他留给周围人的印象。


1985年,陈泳文的父亲从电白来到深圳龙华,建立了第一个“电白菜场”,开始供港、供深蔬菜种植服务。父亲的这个决定为陈泳文后来与农业结缘搭起了一座桥。


1991年,父亲的蔬菜种植产业已经上了正轨,这一年陈泳文才7岁。为了方便照看这个“混世魔王”,也为了能够培养儿子在农业领域的敏锐度,希望将来能够继承自己的事业,父亲把陈泳文带到了身边,让其就读于农场附近的油松小学。


随着农场的发展壮大,陈泳文也跟随着父亲辗转于茂名电白、深圳龙华、清远连州和茂名高州,每到一个地方就要转学一次。陈泳文学生时代的漂泊一直到自己到广州读大学的时候才结束。


回忆起过往的这段经历,陈泳文自嘲:“像个留守儿童那样,又到处流浪!


可漂泊式的求学生涯,让陈泳文展现出天生的社交能力。他说,漂泊的经历让自己变得早熟又学会了与其他人打交道。每到一所新学校,面对新的同学,活泼又仗义的陈泳文总能迅速与同学们打成一片。


陈泳文中学时代喜欢读金庸、古龙和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又沉迷于日本著名漫画《灌篮高手》。在娱乐项目贫乏的时期,这些书籍对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有着致命的诱惑。每当陈泳文拿出一本武侠小说或者《灌篮高手》的漫画时,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小伙伴。


在那么多武侠人物里,陈泳文最喜欢杨过,因为发现那个敢于打破江湖规矩的神雕大侠就和当时叛逆的自己非常像,又因为《灌篮高手》而爱上了篮球这项运动。他身上的侠气和对篮球的热爱也是在自己最叛逆的青春期养成的,一直到现在从未消散。


大学毕业后,陈泳文回到了深圳,并开始在父亲的公司工作。对这一份工作,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从小就跟着父亲东奔西跑,目睹着家族事业的一步步壮大,对陈泳文来说,子承父业是一件十分自然的选择。


当所有人都以为陈泳文就这样子老实地在父亲的公司待着时,不安分的他只待了一个月就离开了公司,并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

?微信图片_20201105143714.jpg


“我与我父亲的创业理念不一样。他偏保守型,我属激进型,看到机会我会迅速行动。我父亲为我铺好了一条在农业领域发展的道路,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能够创造一个全新的领域。2006年的时候,电商正在兴起,相对于种植蔬菜,我想物流也应该跟上来,所以就出去创建了‘乐农优品’,主要做连锁餐饮和企事业单位的连锁配送。”陈泳文第一次创业聚焦在农业配送物流领域,刚好抓住电商的风口而迅速壮大 ,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自己公司步入正轨的时候,陈泳文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有人种菜,有人卖菜,也有人送菜,可是,很多菜农都面临着场地难寻、贷款困难、资金周转不灵的问题,能不能为这些菜农解决这个问题呢?


“我一直记得贝律铭先生说的一句话:‘我一直沉浸在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中。一旦我发现了问题,我就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于是,我开始把事业的重心转移到场地出租和农业金融服务的领域。


2014年,乐农优品进行转型,进入农产品产业园领域,成功打造第一个农产品产业园,并开始提供供港报关、工商报税等服务。2016年,由于农产品产业园以及农业服务项目的快速发展,陈泳文成立了深圳市智慧绿港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为了进一步扩大公司的农产品产业园与农业金融服务板块,陈泳文做了一个“离经叛道”的决定:把乐农优品这家配送公司卖掉,斩断物流配送这一业务。


这一决定让陈泳文与家人的关系一度紧张。作为老一辈的企业家,父亲觉得陈泳文脱实向虚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对这个决定极力反对。一开始,家人的不理解让他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感觉自己就像是行走在钢丝绳上,无人扶靠。


“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像决意娶小龙女为妻的杨过,遭受着周围人的反对。但如果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就绝不会退缩!”骨子里的叛逆和倔强不允许陈泳文轻易妥协。


当然,相比青春期时对父母亲的叛逆,创业的经历早已经让陈泳文快速成长。面对家里人的不理解,他并没有与家里人争吵而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用公司取得的成绩让家里人信服。


“我想他们可能不是认同我的做法,只是更爱我多一点。家人的支持与理解永远是坚实的后盾,在创业过程中,我遭遇了许多波折,但所幸在家人的支持下最后都坚持下来了,在往后的日子里,面对困境也多了一份从容和稳重。


经过这些年的商海浮沉,陈泳文和大多数80后一样,早已从那个叛逆的少年变成了一个直面生活的坚强青年。


“破坏式创新”


在创业的过程中,类似许多成功的企业家,陈泳文保持着及时反思总结的习惯,并形成了自己的思维模式。


“从创业的第一天起,我就让自己做好随时归零的思想准备,要先破坏再创造,不断摸索新的模式。

?微信图片_20201105143720.jpg


在陈泳文看来,自己能够及时抓住机会离不开洞察需求的能力。这种能力与他少年时期到处漂泊的生活有很大的关系。“小时候就开始不断地在各个学校读书,人际关系复杂,我觉得要想在一个新环境中脱颖而出,且能很快、舒适地融入,必须是敏锐地察觉周边人的需求。创业也一样,针对需求,看菜吃饭,量体裁衣,再对症下药。


洞察需求很重要,如果同时能具备高度竞争的特性,事情就成功一半了。陈泳文深知,一味地循规蹈矩是无法做出更好的产品和成绩。“破坏式创造”,也就成为他创业的信条,无论是离开父亲传统的种植农业公司另辟蹊径,还是进军农业产业园、提供金融服务,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对这一理念的探索。


跳出常规的思维,思考客户最迫切的需求,再给他们提供简便、优惠的创新方案。


“我涉及的产业虽然多样化,但始终专注在农业领域,服务对象也一直是以往产业园的客户。公司目前所有的领域都是是从客户需求逐渐演变而来的结合体。


公司要随时保持与客户需求的同步性,回应客户最迫切的需求,解决其最核心的问题。在新冠疫情期间,绿港农创迅速做出反应,协助政府保障深港“菜篮子”的供应,向龙岗区平湖街道办捐赠肉蔬一批,除了给客户提供园区返工申请、政策讲解。


针对客户口罩短缺情况,公司出资购买口罩生产线,申请资质,生产口罩,及时为客户提供充足的复工口罩;针对线上交易激增现象,则提供包括抖音拍摄和电商文案培训等文创服务。


绿港农创所走的每一步都是陈泳文 “破坏式创新”理念的勇敢尝试。


“农业的安居客”


绿港农创已经走到了第6个年头,这艘航船在陈泳文这位80后船长手中又将开向何方?


“我希望能够将绿港农创打造成以人为本的赋能型‘农业安居客’,一家农业金融科技公司。业+科技+金融’三方相互赋能,以金融助推农业大数据,而农业数字化又反推产业金融。未来,绿港农创将以大数据、AI等为核心技术驱动,推进农业数字化,并构建完善的农业金融服务体系。”陈泳文希望通过“数据金融”这把钥匙为绿港农创打开更广的市场。


绿港农创是龙岗最早涉及农业金融板块,而客群也是最大的公司。2019年在农业金融上的交易额达到40亿左右,未来可望达到百亿规模。


同时,绿港农创正在着力规范管理,推动业务由传统向线上转化,比如正在迅速铺开的龙岗社区肉蔬智慧检测。

?微信图片_20201105143726.jpg


绿港农创依托深圳最大的农产品交易基地——海吉星,形成“农产品场地租赁、农业金融、食品检测”的产业结构,为农产品从业者提供开店、仓储、产品检测、金融服务、报关的一条龙服务,进一步提高了公司的辐射能力。


“如果公司按照规划的路线顺利发展,我未来希望能够用4—5年的时间,实现公司上市的愿望。”陈泳文对企业的未来满怀期待。


作为旅居深圳的电白人,陈泳文有着浓厚的桑梓情怀,一直心系故乡。2019年,陈泳文在刚进入商会时,得知电白高圳车传统革命教育基地经费不足,立马捐助10万。


电白依山靠海,农业资源丰富多彩,不仅有肥美的海鲜,优质的粮菜,还是著名的水果之乡,与绿港农创的业务有着高度相融性。公司在电白有农业种植、批发,并与家乡的粤西农批开展了检测业务的合作。陈泳文希望能够将家乡更多的农产品引进到公司的产业园来,远销国内外。


“商会要提供标准化的服务产品”


陈泳文虽然加入商会的时间并不长,但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听说过父亲赞扬廖寿伦老会长带领众多会员为商会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的事迹。由于前期一直在紧张创业,他直到去年才加入商会大家庭。


他认为商会目前的发展势头很好,无论是从活跃度还是会员向心力。在明旺会长的带领下,商会各方面工作都得到了长足发展。


陈泳文觉得商会需要走出一条专业化的道路,应该推出更多专业化的服务,而不仅局限于搭建一个传统的会员交流互助平台和追求大家长式的面面俱到。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比如金融服务,商会可以联合几个专业的金融机构,包括各大银行、绿港的前海蝌蚪金服类似的金融服务公司,为会员企业提供定制化的金融服务。


商会在开展服务的同时要注重形成标准化的产品,明确产品的理念和定位,形成服务典型案例,给广大会员树立商会提供具体服务的概念。


最后,在开展各项服务上,我建议商会能够发动人员去梳理会员企业的核心需求,了解服务主体,精准链接,寻求更高效的解决方式。


“去思考,去尝试,去交流”


当谈到对年轻的创业者有什么建议时,陈泳文笑着说:“对于正在创业的追梦人,我只有三个建议:拓宽自己的思维,去思考,去尝试,去交流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面、扩宽自己的圈子和眼界。


陈泳文,这个80后,那个曾经痴迷武侠小说和《灌篮高手》的少年,曾经梦想仗剑走天涯,去看看这个世间的繁华。当很多人在嘲笑80后变成油腻大叔时,他却依旧像个少年,依旧喜欢漫画和篮球,熟悉《海贼王》和《火影忍者》,喜欢时代产生的新事物。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80后的陈泳文依旧活得像曾经的少年!